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伸手难及的目标

日期:2012/03/13   来源:机电商报   作者:何珺

  继我国“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出现“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字眼之后,这十个字又一次出现在温家宝总理于35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虽然已久经论证,但这一新政承载的争议仍未平息。不少人高调支持,低调质疑。这个在全球范围内堪称“独树一帜”的提法,如何实现,似雾里看花。

  “如果在座四位专家给新政投票的话,是赞成还是反对?”在229一次关于能源的讨论中,当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后,有两位专家表示支持,一位弃权,另一位没有发言。

  而在随后的阐述中,这四位专家却无一例外地表示,“新政策很难实现”。  

本质是“控煤”

  35,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式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2012年的主要任务之一是,要抓紧制定出台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方案。

  “这是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谢克昌如是说。

  早在2010年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就开始进入国家决策层视野。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更是明确指出,“十二五”期间将逐步建立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倒逼机制。

  不过,在美国大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看来,消费的控制对象与其说是“能源”,不如直指“煤炭”。

  “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这个概念严格说是不妥的,因为里面剔除了很多种(能源分类)。”他分析道,比如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才占4~5个百分点,是应该大力发展的,而核电的未来方向是安全发展,也不能说成“控制”。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中国能源网CEO韩晓平也均表示,所谓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本质上就是“控煤”。

  马中还指出,强行控制必然会产生成本,包括经济成本,社会成本等。“假设,北京对煤炭消费也进行限购,如果管制很严,直接结果就是煤价疯长。而短期内,煤炭需求是刚性的,比如烧煤的电厂不可能一夜间改烧别的。”所以,单靠行政手段控制的成本极大,建议通过经济手段。  

知易行难

  即使抛开了对“控什么”的争论,关于“怎么控”的答案也很难令人满意,这绝不是一个伸伸手、垫垫脚就可能触及的目标。

  正如马中所言,从环保角度这些年的经验来看,目标容易订,但是执行中可能实现不了。对此,杨富强也表示赞同。

  在节能领域,透支目标似乎已成“惯例”。温家宝总理在35总结去年政府工作的缺点和不足时,也将“节能减排目标没有完成”摆在了第一位。

  在中央为节能目标落空反省的同时,地方发改委的负责人也在叫苦不迭,杨富强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之一。

  “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到2015年,实现单位国民生产总值的能源强度降低16%。“按这个要求算,到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大概在44~45亿吨标煤左右。”

  而在110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确定的另一个目标是,到2015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目标是控制在41亿吨标煤左右。“按这个目标倒推,能源强度应降低18%~19%。”杨富强反问,“两个目标有冲突,地方上听谁的?应该还是走16%这条路,这是人大批准的。”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监管。根据能源局的说法,去年下半年,能源消费总量的分解指标已经下发到各地,但进展如何尚无下文。

  多位专家坦承,目前,我国能源统计核算、监测存在技术难题,对能源总量控制政策的实施也带来了一定影响。比如,在能源监测上,除电力可以实时监测、计量外,其他能源品种消耗的动态监测均有难度,煤耗监测最为突出。

  正因为矛盾重重,自2010年国家决策层开始讨论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的话题,时隔两年,具体落实方案仍待字闺中。最新消息称,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37在出席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民盟小组讨论时表示,《全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工作方案》正抓紧制定中,预计上半年出台。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