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当工业“牵手”软件

日期:2012/05/22   来源:机电商报   作者:何珺
  摘要: 看一眼“2012年中国工业软件发展高层论坛”的介绍资料,想必外行人也能立刻明白,“工业”和“软件”这两个词如今挨得有多近。

  谈到“软件”这个词,如果你还认为那是IT行业的专属词汇,和工业企业八竿子打不着,那就只能被人嘲笑“OUT”了。

  看一眼“2012年中国工业软件发展高层论坛”的介绍资料,想必外行人也能立刻明白,“工业”和“软件”这两个词如今挨得有多近。

  这个将于61软博会期间召开的论坛,主题是“提升工业软件整体实力、服务中国工业转型升级”,主线是“国产工业软件如何服务于我国工业转型升级”,举办目的是“结合我国《工业转型升级规划》,推动工业软件尤其是国产工业软件在机械、冶金、石化、电力、纺织、物流等行业的应用,宣传推进全国产工业软件应用示范试点”。

  借用国家工信部总经济师周子学的一句话,“信息产业发展到今天,早已无孔不入”。

  近半年来,周子学曾多次在公开场合阐述他的信息产业发展“三段论”。首先,是独立发展的阶段,基本已经过去;然后,进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阶段,比如目前汽车行业中大半设备涉及电子信息;最后,进入社会大分工阶段,人们花钱买云服务的工时。

  这样的发展进程就好比,起初,在农业社会里人人都在种粮食,同时人人都在消耗粮食,当农业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一些人开始专门生产工业产品,而这部分人也需要消耗粮食,那就得用打工赚来的钱花钱买粮食吃。

  很显然,我国的信息化产业正处在“三段论”中第二段,尚未进入独立产业的阶段。只不过,从近期的各类政策文件中,细心的人不难发现,“两化融合”这个词已经越来越多地被“两化深度融合”这个短语所代替。

  而在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的过程中,软件系统成为其中的重要桥梁之一,也成为制造业企业在告别低成本和廉价劳动力的时代之后,能否搭上新兴产业这趟快车的一块敲门砖。

  国家工信部副部长苏波近日在《瞭望》新闻周刊上撰文两篇,分别是《中国制造业的战略选择》和《以新求进:制造业强国路径》。

  前一篇用大段笔墨阐述了如何将信息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作为推动“两化”深度融合的切入点,后一篇则毫不客气地指出,2010年,我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的全部研发经费尚不及同年微软和英特尔两家公司研发投入的总和。

  同期《瞭望》新闻周刊还刊登了一篇题为《“工业之母”探路由大变强》的文章,高呼“要像两弹一星和高铁一样攻数控系统”。数控系统是数控机床的核心,目前国内机床企业使用的中高档机床的数控系统基本都是国外进口。

  对此,国家工信部计算机与微电子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法旺在接受《机电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工控系统的核心技术受制于国外,潜在风险巨大。”而作为工业装备和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的核心,工控系统的安全可靠运行事关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

  2011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中所显出来的国内工控系统的安全问题为国人敲了一记警钟。

  时隔三个月,工信部发布《关于加强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管理的通知》,标志着我国对工控系统的安全管理上升为国家战略。同年年底,在工信部软件服务业司的指导下,中国工业软件产业发展联盟正式成立。

  作为该联盟成立后的重点戏之一,全国产工业软件应用示范试点工程已经有了初步成绩。回忆起半年来的遴选过程,联盟常务理事会理事长单位北京数码大方公司政府事务总监于玲用“三个指标”和“三道门槛”来概括。

  示范试点企业必须先满足三条硬性指标,企业年产值在50亿元以上;国产工业软件覆盖企业生产经营全过程或者某一条重点生产线的全过程;以及各国产软件系统之间具有良好的集成。

  “硬杠杠”达标后,由工业企业作为申报主体,软件厂商联合申报,联盟组织初审、实地调研考察提出改进意见。然后,再次核查,确定最终示范试点企业名单。

  于玲透露,首批上报的试点单位有36家,经过初审有11家企业的材料符合要求,经过规模审查和联盟组织专家实地考察,最终有3家企业入围,分别隶属于装备行业、仪器仪表行业、电气行业,并将在今年6月的论坛上获得政府领导和专家授牌。

  遴选的过程并不轻松,尽管最终夺魁的企业并不能立竿见影地获得物质上的嘉奖,但中国工业软件产业发展联盟常务副秘书长杜京哲告诉记者,该联盟已有意向有关部门建议,对示范试点企业给予更多资金扶持。

  对于企业来说,除了未来可能获得的政策优惠外,成为示范试点还有更多含义。作为软件厂商代表,于玲的目光很长远:“这项工作能扩大市场对于国产工业软件的整体认可度。比如这次,我们的用户里有郑州煤矿机械集团入选,就说明国产工业软件能够满足我国规模企业的应用。那么,后续会有更多用户愿意尝试国产软件。”

  而对于工业用户来说,出色的软件系统已经为企业带来看得见的综合竞争力和经济效益。例如,此次入选的郑州煤矿机械集团由十年前的几千万产值,企业严重亏损,到如今企业年销售收入70亿元,产品出口欧洲、亚洲等十几个国家,充分证明信息化应用的重要性。

  《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刚刚落地,有人说,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国内工业软件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那么,反过来看,当国内软件离迈入世界顶级俱乐部的距离越来越近,中国制造业又何尝不是正处于大变革的前夜?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