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柴天佑:我们还不够重视高端自动化软件

日期:2012/06/19   来源:机电商报   作者:何珺
  摘要:如此现状引发了不少业内专家的担心,尽管眼下我国对工业软件的需求极为旺盛,但不论是在时间还是投入上,本土企业的初始研发与工业企业需求都有差距,产品可靠性也不及国外厂商的成熟产品。因此,目前中国应用的大部分工业软件核心技术均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

  61发布的《2011中国工业软件产业发展年度报告》指出,目前,在我国工业软件高端市场,国际厂商仍占据主导地位。尤其在大型复杂应用的技术研发方面,国内企业还没有很好的市场应用。

  如此现状引发了不少业内专家的担心,尽管眼下我国对工业软件的需求极为旺盛,但不论是在时间还是投入上,本土企业的初始研发与工业企业需求都有差距,产品可靠性也不及国外厂商的成熟产品。因此,目前中国应用的大部分工业软件核心技术均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北大学教授柴天佑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组建国家层面的自动化软件发展咨询专家委员会、国有企业本应大力采用高端自动化软件等。

先进软件应用少

  “真正要做到两化深度融合,必须要通过工业自动化软件。”在第三届中国工业软件发展高层论坛上,柴天佑做了题为“工业自动化软件现状及发展趋势”的演讲。

  实现综合生产指标的优化控制,自动化软件必不可少。因为,一个企业有产品质量、产量、能耗、物耗等多项指标,而这些指标之间往往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说,质量要求越高,消耗就相对增加,产量也会相对降低。

  他继而指出:“现在我们还是不够重视高端(自动化)软件,而只有高端(自动化)软件才能给企业带来更大的效益。”所谓高端自动化软件,是结合行业特点,以建模、先进控制、优化算法为核心,从而使企业取得明显效益的自动化软件。

  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曾考察过多浙江的民营企业,“都是彼此熟悉的老总,外界对企业的印象也很好,我原以为这个公司规模很大,去了以后,才发现惨不忍睹,几乎就是手工作坊,连稍微好一点的软件都没有。”

  以流程行业为例,我国的生产运营效率和国外发达国家有极大的差距,尤其是在工业软件的应用方面。褚健介绍,“我国的流程工业面临分散、能耗高、装备依赖进口等现状。比如说,原油加工损失远超国外,按一年4亿吨的加工量计算,哪怕是1%的差距,就要损失400万吨,相当于一个中型规模的炼油厂。”

  他指出,炼油厂的原料来自世界各地,原油品质各不相同,市场需求变化多端,因此一个企业需要不断调整生产计划,这就导致了生产过程的波动。从过程控制的角度来讲,波动越大、能耗越大、浪费越多,产品质量越不合格。

  “常规的控制,比如用非常普通的PID,或者是一般的单回路控制,生产过程波动很大,但如果能采用较精确的卡边控制,就能稳定很多。”褚健继而举例道,比如生产93号汽油,生产过程波动为0.2%,一年能比波动0.5%省下几千万元。

借鉴国外成功经验

  “为什么美国能处在高端自动化软件的领先地位?”在此次论坛上,柴天佑如此反问与会者,并阐述了国内外的多个“不一样”。

  他反复以德国博世集团为例,并表示非常欣赏其“不上市、不借钱”的发展路线。“企业的盈利是为了让员工有体面的收入,从而安心工作,同时,企业能有足够的经费去发展技术,做到世界一流,这就是他们的理念,和我们很不一样。”

  不止博,美国有很多世界一流的企业,这些企业非常重视并乐于优先使用高端自动化软件,虽然这些软件往往是有风险的。此外,不少高端软件的原型产生于大学实验室或规模较小的高技术公司,大公司发现后,会将其收购、商品化并推向市场,从而占有领先地位。

  柴天佑介绍道,在点火装置这个领域,博坚持了100多年。“由他们的决策部门确定发展目标,研发部门做基础研究,同时,也拿一些钱洒到各个大学,基础研究成果出来以后,企业选择有用的拿回来,由自己的技术部门做成产品,再由自己的销售和市场部门推出去,并接收反馈意见,而不是直接让大学去做产业化。”

  “而在中国,受国家支持的国有企业本应大力采用高端自动化软件,但由于应用过程中必然存在的风险,谁都不愿意冒险,都想用保险的(软件)。”因此,柴天佑建议,要把大型国企使用高端自动化软件实现两化深度融合的成果作为企业领导业绩的考核标准之一。

  鉴于国外的成功经验,他还表示,我国应该建立由高技术软件企业研发单位、企业用户等组成的官产学研发展自动化软件的一体化机构。

  “年年讲产学研结合,其实国内的‘产学研’没有领导,这和国外不一样。”柴天佑说,“国外通常是由一流企业的决策部门牵头,研发、使用、产业等部门接受其统一领导。而我们则是将钱发下去后,各做各的,各有各的利益。”

  除此之外,组建国家层面的自动化软件发展咨询专家委员会也很有必要。“因为,我国的现状还达不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这个层次,缺乏世界一流的技术公司。而且,美国的企业大部分不是政府的,而中国很多大公司都是国企,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决策机构。”

  他补充道,这个咨询专家委员会不应该有自己的项目,这样才能不牵扯到利益关系。

  在谈到人才培养的话题时,柴天佑指出,自动化软件方面的人才不能只靠软件或自动化一个专业来培养,因为它属于多学科领域的研发人才。在国外,这类人员的培养主要不在大学,而是靠在企业锻炼期间掌握综合的产品和行业知识。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