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机电商报网>>专题

从“神”到“人”的回归

日期:2013/04/02   来源:机电商报   作者:谭思敏
  摘要: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将施正荣昔日被神化的形象打回了原形。从表面上看,美国和欧盟对中国光伏产业掀起的“双反调查”,是尚德电力和中国光伏产业跌至谷底的重要因素。原料、市场“两头在外”,一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两头落空”——这是中国光伏产业前些年发展中的一个共性特征。

  这个世界原本没有神。在一些大能者创造了丰功伟绩之后,总有人将之奉若神明,但他终究还是人。是人就不可能不犯错误,有些错误甚至足以改变终生。

  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将施正荣昔日被神化的形象打回了原形。从表面上看,美国和欧盟对中国光伏产业掀起的“双反调查”,是尚德电力和中国光伏产业跌至谷底的重要因素。原料、市场“两头在外”,一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两头落空”——这是中国光伏产业前些年发展中的一个共性特征。

  但是,真正走到破产这一步的一线光伏企业,无锡尚德却是第一个。其中,除了那些共性的行业问题之外,不得不归咎于施正荣某些决策的失误。

产能角逐

  施正荣创造的财富效应加上行业本身利润高、门槛低,让投资蜂拥而至。尚德之后,陆续有天合光能、赛维LDK、英利绿色能源等数十家光伏企业赴美上市,延续着造富神话,一些小企业也层出不穷。

  然而,从2008年第四季度开始,国际市场对光组件需求大幅下降。但国内厂商出货量仍在逆势上涨,巨大产能过剩导致光伏电池价格大幅下滑。专业人士认为,金融危机到来,从公司管理的角度而言,应该迅速压缩产能、压缩成本,以现金为王,但是包括尚德在内的中国光伏企业仍在扩大产能。随着整个光伏产业大环境的恶化,严重依赖出口的光伏产业迅速进入“洗牌”阶段。2012年下半年,全国43家多晶硅企业共计停产30余家,行业哀鸿遍野。

  产能大跃进,可以说是中国光伏产业的集体性失策。在这一点上,施正荣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博弈论角度看,扩大产能是必然选择。对方不扩大产能,己方扩大的收益为最大;对方扩大产能,己方按兵不动的损失最大;如果奋起直追可将损失减小,最后还是要扩。

  2011年,美国反倾销反补贴立案,为维护企业形象,施正荣坚持增加产品出货量。结果是,尚德电力资金链及利润都无法得到保障,无锡市长现场办公,为尚德电力拿到了中国银行首批2亿元资金。

  极具讽刺色彩的是,施正荣曾预测,“2010年后中国光伏业将重新洗牌”。如今,首当其冲的却是他自己先被淘汰出局。

科学家从商

  华为“狼性”教父任正非有一句经典名言,“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高科技企业以往的成功,往往是失败之母,在这瞬息万变的信息社会,惟有者才能生存”。而施正荣作为科技学者型的商人,他的专业素养并没有帮他做出正确的决策。

  2006年,面对多晶硅价格暴涨,尚德电力与美国MEMC签订了固定价格的多晶硅10年期长单,最终导致公司亏损严重。在光伏产业发展之前,多晶硅是价格极为便宜的工业原料,在2007年底,黑市价格创下每公斤400美元的天价。施正荣当时决策与国外供应商签订了近70亿元的多晶硅供货合同。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多晶硅迅速滑坡。到后来,施正荣不得不与供应商解除合同,同时因违约进行了2.12亿美元的巨额赔偿。

  为了多条腿走路,2009年,尚德在上海投入了3亿美元建造薄膜电池工厂,但是当项目一期建好之后,施正荣又将此项目改建为晶硅电池工厂,期间损失数亿元。同年,无锡尚德与四川大学组建四川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进行薄膜电池项目的研发与市场应用,耗费数亿元研发费用却并没有看到成果。此外,他耗资1.07亿美元收购日本MSK股权,却未能在日本市场占到便宜。

  有业内人士分析,出于科学家的情怀,这些事可能只有施正荣会去做。企业家必须具备深邃的战略眼光,审时度势,尤其脑子不能发热,得冷静观察行业发展态势,压住企业的脚步,稳中求进。急于求成的施正荣没能压得住企业的脚步,尚德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最终栽倒在市场陷阱中。

诚信是金

  真正令施正荣声名扫地、孤立无援的,是诚信问题。去年尚德爆出GSF基金5.6亿欧元反担保欺诈案,临近破产之际,公司内部高管举报施正荣个人关联公司涉嫌利益输送,掏空资产。此外,还有“诈捐漏税”。

  去年爆出的GSF反担保骗局,瞬间把施正荣推上风口浪尖,并成为后者失去CEO职位的直接导火索。至于借亚洲硅业实施“利益输送”、借尚理投资完成“资产转移”等事件则早已为媒体揭露,令施身处嫌疑却百口莫辩,昔日光伏英雄终于走下神坛。20119月,中国版权协会教育委员会原秘书长罗凡华向国家税务总局举报称,无锡尚德涉嫌虚假捐赠获取免税发票抵税。至201212月,有关部门对无锡尚德“诈捐”的调查正式结束,并认定了“无锡尚德以诈捐方式逃漏税款”的调查结论。

  去年8月,美国投资机构Maxim Group发布报告称,在中国最大10家光伏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债务累计达到175亿美元,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其中江西赛维和无锡尚德破产可能性最大。如今,赛维在当地政府的输血挽救下活了下来,尚德则走向了破产重整。

  与无锡市政府的交恶,是施正荣倒下、无锡尚德破产的一个关键原因。公开报道显示,去年下半年危机爆发时,无锡市政府提出了诸多的方案支持和帮助尚德,但施正荣拒绝政府方面财务审计组的进入。在国开行提出以其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后,施正荣继续选择了拒绝。

  有专业人士一语道破:“在个人财富面前,如何自持,这已不是管理问题,而是商业道德和伦理。”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