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以银行为主战场 “十三五”绿色金融改革优先突破六大领域

日期:2015/09/28   来源:机电商报   
  摘要:近日,由国合会组织、中国人民大学和世界资源研究所联合牵头成立的绿色金融与绿色经济转型工作组为建立中国绿色金融体系提出了七大建议,其中一点特别指出,实现绿色金融改革需要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时期优先突破六大领域。


“中国生态发展银行”、“地方性绿色银行”、“商业银行绿色金融事业部”,这些看似陌生的名词或许将在接下来的五年中进入大众视野。

近日,由国合会组织、中国人民大学和世界资源研究所联合牵头成立的绿色金融与绿色经济转型工作组为建立中国绿色金融体系提出了七大建议,其中一点特别指出,实现绿色金融改革需要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时期优先突破六大领域。

根据对大气、水、土壤修复领域的融资需求和融资特点的分析,这六大领域包括构建从中央到地方的绿色银行体系、发展绿色债券、支持发展绿色PPP、建立IPO程序中的绿色通道、建立碳交易体系发展碳金融以及健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制度。

本文开头提到的这几个名词就属于需要优先突破的第一大领域——构建从中央到地方的绿色银行体系。具体包括需要在国家层面设立全国性绿色银行“中国生态发展银行”;在地方层面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起设立绿色银行,据工作组前期调研,现在有相当一部分民间资金愿意进入到绿色专业银行体系里;在银行内部建立专业化的绿色信贷机构,如绿色金融事业部。

另外,还要加大对绿色贷款的贴息力度,完善贴息机制;加强银行的环境法律责任。

“提出这点的根据就是,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绿色投资的主要来源仍然是绿色信贷,这基于中国基本的金融结构国情,因为中国是一个以间接融资为主体的金融体系,这还是主战场。”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坦陈,尽管在国家层面上成立中国生态发展银行有难度也有争议,但这一银行的成立将具有现行政策性银行不具有的资金供给稳定性保证,也带有更大的宣誓性和标志性。

据了解,目前,我国绿色信贷供给还远远不能够满足绿色金融的需求。到2013年底,绿色信贷仅占全部贷款余额的9%左右,占整个银行资产的6%左右。

需要优先突破的第二大领域是发展绿色债券。除建议由监管部门发布绿色债券指引、对绿色债券进行界定和分类、构建跟踪评价体系外,工作组还提出了免税和贴息等优惠政策,其建议对企业和机构投资者购买的绿色债券,投资人从发行者取得的利息收入部分全额免征企业所得税;对绿色债券所支持的绿色项目获得贷款的企业,鼓励地方政府安排专项资金给予企业部分或全额贷款贴息;地方政府对中小和科技企业的担保等增信措施,也应该适用于绿色债券支持的绿色项目。

对此,陈雨露解释称,将发行绿色债券作为优先领域第一点是考虑未来15年中国直接融资机制会得到很大的发展,债券市场是其中的要点;第二是,债券市场供应的资金以中长期为主,供给期限非常适合公共产品,而且融资成本和稳定性都很好。

支持发展绿色PPP是被建议优先突破的第三大领域。内容包括整合相关专项资金,加大对绿色PPP项目的适度政策倾斜,重点投向中低利润水平和无利润的PPP项目;创新财政支持绿色PPP的方式,强化对社会资本的引导,如设立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专项资金、建立环境保护引导投资基金、通过奖励或费用补助鼓励金融担保机构参与等;建立健全绿色 PPP 融资税收激励政策体系,涵盖企业所得税、增值税、关税,特别提出对国内企业为生产国家支持发展的大型环保设备必须进口的关键零部件及原材料免征关税;建立健全绿色PPP项目全过程财政监管机制和预算保障机制;构建以PPP环保基金为基础的绿色金融创新体系。

“项目融资是绿色项目比较适合的融资方式,而PPP又属于项目融资中现在已经形成共识、政府部门已经开始努力推动、社会资金也在逐渐形成高认知度的一种。因此,‘十三五’期间这种混合项目融资的方式能够得到有力的推动是可能的。”陈雨露说。

第四大领域是建立IPO程序中的绿色通道。工作组建议,在明确绿色产业和企业认定标准的基础上,简化绿色企业IPO审核或备案程序,适度放宽募集资金用于补充绿色企业流动资金或偿还银行贷款的金额和比例限制,加快绿色企业上市步伐。具体政策措施上可借鉴汶川大地震后对震区拟上市企业和2012年后对西部地区(包括西藏和新疆等地)拟上市企业的特殊政策,在IPO审核环节优先安排绿色企业,均衡安排在沪深交易所挂牌上市。

“中国股票市场发展的潜力是巨大的。同时,在最近中国股票市场波动过程中,我们也看到领涨和抗跌的部分上市公司都涉及到绿色产业,这反映出投资者对于中国政府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有了更强的认同、更深的认知。所以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上能够为绿色企业上市建立绿色通道的意义就变得非常之大。”陈雨露表示。

他也同时指出,鉴于现阶段IPO已暂停,绿色企业短期内在主板上市融资仍较为困难,建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采取有效措施鼓励绿色企业挂牌转让股份,未来如针对符合条件的挂牌企业开展转板试点,可考虑对绿色企业制定相应的优先政策。

第五大领域是建立碳交易体系发展碳金融,具体包括构建全国统一的强制性碳交易市场以及鼓励金融机构创新碳金融产品,如在信贷方面,将排放权减排额作为抵押物,为环保企业进行融资;开办专项治理节能减排技术改造和设备升级换代项目贷款业务等。

最后是健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制度,包括证监会应进一步强化关于环保的信息披露要求及中介机构核查责任,建议将上市公司和发行债券公司披露环境信息等相关内容纳入《证券法》和《公司法》,为绿色证券奠定法律基础;证券监管部门、自律组织和环保部门相互之间继续加强公司环境信息披露的信息共享;建立起针对已上市公司环境绩效的全面评估和持续改进机制,组织研究上市公司环境绩效评估指标体系,建议选择比较成熟的板块或高耗能、重污染行业,适时开展上市公司环境绩效评估试点。

针对上述建议,环保部副部长、国合会秘书长李干杰明确表示,就其中一些意见和建议,在今年国合会年会上,将会提请相关部门、各位国合会委员进行讨论。

“我相信绝大部分建议都会受到专家委员们的肯定,并且反映到年会将形成的给中国政府的政策建议之中,从而使得这些意见和建议能够在中国的各个层面、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生根开花结果。”他表示。


链接:其他六项政策建议

一、建立中央绿色金融改革领导小组

绿色金融的建设是个系统工程,绿色金融的推进需要多部门的协同合作。因此,需要在机构组织建设上进行创新,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在中央层面成立绿色金融改革领导小组,并在相关部委设立相关的绿色金融指导推动机构。

二、建立和完善绿色金融改革的法律保障

绿色金融改革的顺利进行需要符合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的绿色金融法律体系的保驾护航,要制定和执行更为严格的环境法律法规和标准;将贷款人的法律责任写入有关金融法规;强制上市公司及有条件的非上市公司披露环境信息。

三、搭建绿色金融需求与供给的桥梁

环保部门设立绿色金融开发机构以提高融资需求信息传导能力;“一行三会”设立绿色金融指导执行机构;国内外知名研究机构组建绿色金融技术支撑团队。

四、完善支持绿色金融改革的财税政策

要完善财政对绿色信贷的贴息机制,建立非税收入对绿色金融的鼓励措施;建立中央和地方的环境保护基金,多渠道融资解决环保投入不足;统筹环境保护的整体资金需求,整合、规范环保专项资金,建立纳入中央预算的环境保护专项资金。加大节能环保类政府性基金的使用力度。加大税收的激励和支持作用,加大绿色金融产品的税收优惠力度。建议对认购绿色金融债券的机构投资者,取得的利息收入减免企业所得税。

五、运用绿色金融促进对外开放绿色化

建议将绿色金融纳入2016年G20峰会的倡议;在中国对外开发战略中应该坚持绿色金融原则。

六、实施绿色金融战略路线图

第一阶段,顶层制度构建、优先政策突破和G20绿色金融倡议。此阶段要建立中央绿色金融改革领导小组,建构绿色金融法律体系,实现六大优先政策突破。

第二阶段,强化绿色保险、自然资本投资的研究与推动工作。

第三阶段,绿色金融制度体系深入互动发展。通过深入总结前两个阶段实践经验,优化绿色金融制度体系,使其成为持续促进绿色转型的最重要支撑。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