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创投“国十条”发布 多渠道拓宽资金来源

日期:2016/10/11   来源:机电商报   作者:何 珺
  摘要:《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于近日发布,从十个方面明确了全面推进创业投资体制建设的新要求,被业界称为“创投国十条”。


《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于近日发布,从十个方面明确了全面推进创业投资体制建设的新要求,被业界称为“创投国十条”。

专家分析,“创投国十条”将政策鼓励视野拓展到了组织化、非组织化创业投资主体两个层面,并首次明确“积极鼓励包括天使投资人在内的各类个人从事创业投资活动”。

此外,“创投国十条” 还从大力培育和发展合格投资者和建立股权债权等联动机制两个维度,提出了多渠道拓宽创业投资资金来源的一系列举措。

总体效能有待提高

创业投资作为一种创新创业投融资机制,不仅承载着提供资金的功能,还在创新项目孵化、创新成果转化、市场开拓、企业管理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国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副主任刘健钧介绍,我国创业投资体制建设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随后,配套性税收优惠政策、引导基金政策于2007、2008年先后推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逐步建立,使得有中国特色的创业投资体制基本框架得以形成。

来自科技部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创业投资已经成为连接创新创业企业与资本市场的重要桥梁。截至2015年底,我国活跃的创业投资机构约1.37万家,管理资本量3.28万亿元。从募资和投资金额看,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私募股权市场。2015年,非上市公司获得私募股权融资为5255亿元(天使+VC+PE),其中新三板企业定向增发1216亿元。

同期,上市公司定向增发1.37万亿元,境内首次公开募股(IPO)融资1586亿元。从数据来看,私募股权融资金额远超IPO,表明我国私募股权融资已经成为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

“2000年以来,我国创业投资发展迅猛,如今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创业投资大国。在创业投资快速发展与扩张中,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和不足。”科技部表示。

科技部指出,尽管我国创业投资已培育出一批对全国乃至世界有影响力的新兴经济增长点,如光伏产业、软件产业、网络产业、信息通讯产业、先进制造产业。但我国创业投资业总体还处于成长阶段,一些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尚未突破,其投资抚育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

除了创业投资的总体效能有待提高,符合国有创投运作规律的相关制度也尚未建立。国有创业投资的定位是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等早期阶段投资。但近年来,考核机制不健全、缺乏相应的奖惩措施、投资决策缓慢等因素严重影响了创业投资“国家队”的投资效能。

而且,虽然近年来我国天使投资发展迅猛,但天使投资体量仍然弱小,天使投资基金的总量不足创业投资的2%,与美国相比,差距非常显著。

以美国硅谷和我国中关村为例,硅谷天使投资的首轮投资额在2012年为7.26亿美元,2014年前三季度达到10.28亿美元,其投资额约占加利福尼亚州天使投资额的50%。而我国中关村尽管天使投资市场占全国的50%,但2014年上半年投资金额仅5亿元,其市场份额约为硅谷的5%。然而,硅谷2013年专利注册数1.69万件,中关村2013专利申请量3.78万件。可见,我国天使投资的发展还远不足以支撑创新创业,大量优质科技资源仍有待天使投资的开发和抚育。

谈到不足之处,科技部还提到,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有待完善。现有的创业投资70%税前扣除优惠范围过窄,且在执行中存在收紧问题。目前,政策优惠对象仅包含备案的创业投资公司,且投资范围必须为中小高新技术企业。未备案的创投企业和其他有相同投资行为的个人投资者都不在受惠范围之列,大量科技型中小企业也不在符合条件的投资范围之内。

全面推进创投体制建设

为了促进我国创业投资行业在新起点上的持续健康发展,9月20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从十个方面明确了全面推进创业投资体制建设的新要求,“培育多元创业投资主体”被摆在首位。

刘健钧表示,创业投资主体是创业投资市场的核心要素。过去,为便于操作,政策鼓励的着力点一直限于创业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基金等组织化创业投资主体。在新形势下,为培育多元创业投资主体,“创投国十条”将政策鼓励视野拓展到了组织化、非组织化创业投资主体两个层面。

一方面,加快培育形成各具特色、充满活力的创业投资机构体系。考虑到不同种类机构化创业投资主体的运作特点各异,“创投国十条”进一步提出了四项措施:一是鼓励各类机构投资者和个人依法设立公司型、合伙型创业投资企业(基金);二是鼓励行业骨干企业、创业孵化器、产业(技术)创新中心、创业服务中心、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等创业创新资源丰富的相关机构参与创业投资;三是鼓励个人通过依法设立一人公司从事创业投资活动;四是鼓励和规范发展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的创业投资母基金。

另一方面,“创投国十条”首次明确“积极鼓励包括天使投资人在内的各类个人从事创业投资活动”。直接从事创业投资的个人,虽然不一定具备机构化创业投资的专业化运作水平,但由于投资运作具有更大的灵活性、特别是在决策上可以随性而为,因而也是创业投资的重要主体。

“尤其是天使投资人,当其以个人资金直接从事创业投资时,多多少少怀有天使般助人创业情怀,因而可望成为支持早期企业创业创新最重要的主体之一。”刘健钧补充道。

在创业投资资金来源方面,“创投国十条” 也从两个维度,提出了多渠道拓宽创业投资资金来源的一系列举措。

一是大力培育和发展合格投资者。其目的是给各类创业投资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股权资本来源。具体途径包括:支持各类机构投资者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母基金;鼓励信托投资公司积极探索新产品、新模式、为创业企业提供综合化、个性化金融投融资服务;支持具有风险识别和风险承受能力的个人参与投资创业投资企业等。

二是建立股权债权等联动机制。主要目的是通过股权债权联动,提高创业投资企业的融资服务能力,甚至将债权融资方式融得的资金转化为创业投资企业的股权投资资金。

“这次明确支持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母基金,在历史上还是首次。尽管前些年一些国有企业已经开始尝试通过闲置资金参与创业投资,但往往被作为‘非主营业务’加以限制。”刘健钧强调。

此外,“创投国十条”还从加强政府引导和政策扶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完善退出机制、优化市场环境、推动创业投资行业双向开放、完善行业自律和服务体系等多个方面提出意见和要求。

文件阅读
    相关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