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立即注册

被高估的虚拟现实产业

日期:2017/10/16   来源:机电商报   
  摘要:加强原始技术创新和设计创新,加快制定行业标准规范;加大内容产品的有效供给,以点带面扩大应用范围;加强产业发展顶层设计,推进区域协同联动发展;拓宽产业投融资渠道,激发社会资本的能动性。

2016年原本被业界称作虚拟现实(VR)产业的启航元年,但在社会各界的高度期待下,“元年”交出的成绩单却不尽如人意,预判中的产业爆发并未真正来临,而是浮现出金融资本迅速退潮、产品低端同质竞争严重、地方发展模式趋同和应用需求亮点难寻四重困境。

基于此,工信部赛迪智库电子信息产业研究所近日提出四点建议:加强原始技术创新和设计创新,加快制定行业标准规范;加大内容产品的有效供给,以点带面扩大应用范围;加强产业发展顶层设计,推进区域协同联动发展;拓宽产业投融资渠道,激发社会资本的能动性。

产业面临四重困境

随着Oculus Rift和HTC Vive在2016年上半年的正式发售,各大机构对VR市场预期火爆,但当年年终VR设备销量和总产值却都远低于年初的预测数据。虚拟现实产业在发展热潮涌动的同时,各种隐忧也开始浮出水面。

在赛迪智库电子信息产业研究所副所长温晓君看来,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正面临四重困境:市场需求被高估,产品低端同质竞争严重;内容相对匮乏,行业应用尚未寻得突破;缺乏科学规划,地方发展模式趋同;热钱快速退潮,产业投资热度迅速降温。

从总体规模看,VR产品的市场需求被各机构普遍高估。例如,美国SuperData公司在2016年初曾预测全球VR头显设备销量将达到千万台,但年底的实际统计数据仅为630万台。赛迪智库的研究结果显示:“无论从销量还是从收入规模看,VR设备与PC、智能手机等量大面广的普及型消费电子产品还相距甚远。”

从产品结构看,三星Gear VR、索尼PSVR、HTC Vive、谷歌Daydream、Oculus Rift五大产品占全球虚拟现实硬件产品总出货量98.7%,品牌集中度非常高。反观中国市场,产品多数为结构简单、功能单一且成本低廉的眼镜、头盔类硬件产品,定价在200元以内的智能手机滑配式VR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大量低端产品充斥市场,在造成用户体验不佳的同时,也不利于VR产品认知的普及,易导致话题度转冷、用户兴趣减弱,进而严重阻碍产业发展。”温晓君说。

相对于全球基础软硬件领域的巨头林立且竞争格局相对固化,内容、应用是我国虚拟现实产业发力和突破的主战场。虽然在2016年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从整个产业链构建角度看,数量依然偏少,尤其是高品质视频内容和高流行度游戏极度缺乏。在行业应用方面,现有应用案例多是定制化解决方案,不具备在行业内大面积普及推广的条件。

尽管如此,我国众多地方政府对虚拟现实这一新兴产业领域兴趣浓厚,各地产业园区、孵化基地、创新中心、VR 小镇等产业载体建设如火如荼。目前已建成和在建虚拟现实产业载体的地市包括南昌、福州、青岛、成都、郑州、嘉兴、武汉、宁波、重庆、长沙、贵阳等。

“不少地方产业载体定位类似、发展内容趋同,差异化、特色化不够,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结合不紧,导致其缺乏可操作性。”温晓君担心,重大项目的匆忙上马将使得产业发展目标及定位过高,实现难度较大。

从资本市场看,2016年全球VR/AR 领域的资本投资经历了由快速暴涨到迅速退潮的“短平快”周期。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VR/AR 领域的投资金额为17亿美元,是2015 年全年的2.4倍,其中中国资本接近10亿美元。但第二和第三季度,全球VR/AR 投资额分别锐减为2亿美元和5亿美元。

投资热情的消退给产业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一些早期获得融资支持的VR企业开始遭遇经营难题,如暴风魔镜在2016 年10 月大规模裁员40%。“资本寒冬”对占我国虚拟现实领域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和创新创业团队的融资供血构成重大影响,甚至引发了“产业未兴先死”的担忧。

避免盲目扩张发展

针对虚拟现实产业发展困境的成因,赛迪智库的专家进行分析并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产业处于发展初期,供给和需求呈现双重不足。在发展初期,国内不少企业和创业团队抓住虚拟现实关注度不断提升的契机,通过“炒概念”获取投资,但对市场定位、主要用途、产业链各环节产品价值的分布缺乏系统梳理和认识,导致只能由传统分工默契、利润相对偏低的低端硬件制造环节切入,对附加值高、应用面广的高端硬件产品,以及优质内容产品生产开发的重视和投入不够,难以快速增加用户粘性和培育市场需求。

其次,地方认识准备不足,载体功能定位缺乏差异。虚拟现实技术在制造、教育、医疗、商贸服务等行业应用的融合创新和带动作用,使其成为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助推器之一,被多个地方政府视为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的有力抓手。虽然不少地方政府努力抢占产业发展先机,但对虚拟现实这一新兴产业领域的发展条件和演化规律却认识不足,对虚拟现实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配套和园区、资本的运作模式规划不清晰,导致产业载体建设统筹不足。

再者,产业资本更趋理性,从广泛撒网转向精挑细选。以逐利为目的的资本在完成AR潜力股布局后,对VR项目的投资逐渐趋于谨慎。2016年下半年,VR投资减少的主要原因是现有VR产品不能满足用户需求,创新企业和创业团队在原始创新、技术产品开发方面鲜有亮点,产品市场前景和企业成长不可持续。

“谨慎本身并不代表停止投资,资本其实并不存在‘凛冬’一说,只是更加趋于理性。”温晓君指出,目前来看,VR投资主要集中在高品质的VR电影制作、光场显示技术、增强现实相关技术,以及高端装备制造、风险职业培训等高附加值行业的应用。

基于上述现状和成因分析,赛迪智库专家建议,必须加强原始技术创新和设计创新,加快制定行业标准规范,具体措施包括组织开展原发性技术创新,强化在虚拟现实核心芯片、显示器件、光学器件、传感器等核心器件和动态环境建模,以及人机交互、光学显示、内容生成等关键技术环节的联合攻关;提升工业设计创新能力,提高虚拟现实软硬件产品设计水平;支持虚拟现实企业、科研机构、行业联盟成立标准化工作机构,推动建立虚拟现实技术、产品和系统评价指标标准体系等。

同时,加大内容产品的有效供给,以点带面扩大应用范围。一是加大面向虚拟现实体验的影视、游戏、直播、社交等泛娱乐文化的内容供应;二是面向汽车、钢铁、高端装备制造等重点行业,设立若干基于虚拟现实的智能制造应用示范区;三是推动虚拟现实在健康医疗、养老关怀、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应用。

此外,应加强产业发展顶层设计,出台产业发展指导性文件,推进区域协同联动发展。总结梳理我国在智能终端、机器人等热点领域及其载体发展中的经验教训,落实《关于进一步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指导意见》,研究制定《电子信息产业载体规划建设指导意见》,避免产业载体盲目扩张发展。

“不仅要加大中央政府和地方财政资金对虚拟现实产业的支持力度,还要发挥行业组织联盟的作用,拓宽虚拟现实产业融资渠道,设立产业引导基金,开展符合虚拟现实产业特点的融资业务和信用保险等业务。”温晓君还建议,要拓宽产业投融资渠道,激发社会资本的能动性。(何  珺)

文件阅读